【日常】最好我知道我在幹嗎啦!

連續被迫飚工口……幾篇下來自己終於再起不能了……
啊哈、啊哈哈,清水多好啊,我現在覺得清水那才是真正的愛啊!愛他摟著他一起睡就可以了幹嘛要做什麽睡前運動啊哈哈……||||||||

我、我到底在幹嘛啊|||||||||||||||

說起來我對BG雖然(偶爾)也是有愛的,但是BG的工口真的怎麼也受不了,非常非常的……|||||||(果然童年的陰影不是那麼容易消除的啊……嘆)

還有那種推倒正太蘿莉什麽的……欺負小孩算什麽啊,完全沒愛欸。

……好吧,其實我今天真正想表達的是:

最難能可貴的是,日.耳.曼.人遵守著一夫一妻制的傳統美德,非常注重夫妻之間的忠貞不渝。”(——節選自《圖.說天下·血與火的統一·德.國》)

……所以說3P快給我去死。

後面是天雷預告……今天下午就正式開始了所以預告沒啥必要了,有點長收裏面。

預告前言是冰小雨替我弄的,所以以下全部簡體。

=======================
前言•此为起因

她推开里屋的门,房内开太大的冷气让已经适应室外温度的她不由得打了个冷战。
窗帘没有拉开,即使外面正是阳光明媚,房间内仍然是一片昏暗,唯一的光源来自写字台上那台老式的笔记本电脑的屏幕。
短发少女坐在桌前,染着不同颜色指甲油的双手正快速的在键盘上敲击着,噼啪作响。
她突然感到莫名其妙的紧张,用力咽了一口口水,她才艰难的开口。
“呐,叶子,阿秋说……你已经决定了是吗?”
“嗯。”被称作叶子的少女盯着电脑屏幕,简单的应了一声,没有回头,她的声音和这个房间的冷气一样,凉得吓人。
“这真的很雷。”她坐到一边的床上,犹豫着说,“你认真的?”
“当然。”叶子冷哼了一声,“妈的,作了三年同学我还不如一个CP,让她去死吧。”
“有必要弄得这么奇怪吗……”
“喂,她之前可是在跟我推[哔——]的3P耶!抢妻共妻什么的哪里萌了!你也看到了,我都说不喜欢她还在推!简直雷死了好吗!”
她突然觉得叶子的声音还真是充满爆发力……
“这个世界上就是有人萌3P吧……”她小声嘟囔着。
听到了她的话,叶子拿起一本书递给她:“第6页倒数第四行。”
她看看封面,很熟悉的书《图说天下•血与火的统一•德.国》,乖乖翻开第六页,那里赫然写着“……日耳曼人遵守这一夫一妻制的传统美德,非常注重夫妻之间的忠贞不渝。”
“……这和捏造设定有什么关系吗叶子我真的很担心你啊!”
“我只想说3P是不行的,就好比说贵族再怎么结婚狂起码也要前一个离婚以后才能跟下一个再结,不然就是重婚……说了不喜欢还来推拜托她去死一死算了!——妈的,那么喜欢3P就来战!我要让她知道3P到底有多雷!
所以说这到底有什么关系吗……冰小雨终于意识到,叶子的大脑构造真的是不能用正常人的思维去理解的……
那……就没办法了吧。
冰小雨觉得最近又不得安宁了。



——『与其被人雷死不如雷死别人』计划,Porject.0,正式启动。

故事基本已經架空,内容和现实所存在的一切国家、军队、人物、事件等毫无关系。
长度是3-4章未定,字数可能是2万字-3万字左右,可能会爆字,具体多少看我精神病发的程度……||||||||
题目是《溶血》
时间大约是在1949-1989
地点是柏.林

主要CP是『普.鲁.士X东.德』

……你没看错,真的没看错。

请勿将普.鲁.士与东.德视作一人,本文最大的雷……咳,我是说最奇妙的地方,就是『东.德捏造设定』

其余的是『西.德X东.德』、『露.西.亚X东.德』,以及『西.德X普.鲁.士』,总之东.德就是个总受。(这么奇怪的设定自己别说出来好吗!)因为我本人是个独普重症患者,所以整个故事中西.德X普.鲁.士的倾向十分严重。基本上除了普.鲁.士相关的两个CP以外,其余的全都是打酱油的……哦,还有炮灰的。
巨雷3P可能。
以猎奇与脑残为名,我本来是为了雷人,可是开始想之后觉得还挺有爱的……

啊,一不小心就理所当然的说出来了呢……

嗯,另外要注意的是,由于最近并不是很方便上网查资料,一切历史资料只能靠书……当然我也不怎么相信它,所以请抱着一颗“这家伙根本就是在瞎搞”的心情来看这个故事,把它当成一个架空的设定算了,如果想要挑Bug,请直接止步点叉好吗?
……呃,我没别的意思,只是怕这东西Bug太多,把挑的人累死而已|||||||||

还没被雷死的话,你可以考虑继续。
(欸竟然有人这样都雷不死?)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