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普】温度(Schlaf应援)

冰小雨本月说的最有魄力的一句话:
“你当着卡巴酱的面发独普,它肯定会代表露样鄙视你啊!”

……这解释了我昨天发贴发到电脑死机的原因吗?
不过,终于又回归到了因爱而嗨的状态了?
===========================
呜……呜呜……总、总算弄完了……这样……这个月所有的约定就都……都完成了呢……(不支倒地)


+warning+

-作者她是万年文废,请不要抱有任何期待好吗。
-有点少女,所以不知道会不会OOC(这点我自己很担心= =)
-它和历史啊……完全没关系哟||||||
-所以说,只是[重音]没头没尾[重音/]的日常哟。
-大概……是甜的?(我已经在很努力的甜了……)

……以上,可以吗?
回答“Ja!”的同学,下拉。






















====================
\
初冬的街道上飘起了细碎的雪花,薄薄的积雪在夜色中淡淡的映射出路灯的光亮。冰冷的空气让呼出的水汽凝结成了白茫茫的一片,萦绕身边然后扩散。
静悄悄的夜幕中,两个身影正在一前一后的走着,大概是晚归的人正行进在回家的路上。
“哥哥你别走得那么快,小心滑倒。”
路德维希沉稳的声线中夹杂着无奈,工作了一天末了还要去酒吧把兄长接回家,可是兄长他一看到下雪就像是小孩子一样兴奋……唉唉,到底谁才是哥哥啊。
“才不会!”像是为了反驳他的话,基尔伯特不仅没有减慢速度,还故意跑了几步转了一个圈。他张狂的笑,银白的发梢划出一道漂亮的弧线,“本大爷明明帅的像小鸟一样!”
为什么要像小鸟,小鸟是怎么个帅法,为什么像小鸟一样帅就不会摔到……槽太多了反而不知道从何吐起,路德维希看着兄长微红的面颊,只觉得自己的胃在隐隐作痛。
“哥哥你今天喝多了……”
“这点酒根本不算什么,West你就爱瞎操心!”基尔伯特停了下来,有些不悦地皱起了眉,灯光在他的瞳孔中折射出漂亮的红,银色的发丝却呈现出要与积雪融为一体般的轻飘飘的质感。
……仿佛下一秒就要融于雪中,消失无踪般的不真实。
突如其来的想法几乎令路德维希感到窒息。
窒息的后一秒、思考的前一秒,身体在这一秒之内做出的反应是快步上前将他揽入怀中紧紧拥抱。如同条件反射般不需要经过大脑却依然顺畅的动作,只是害怕他会突然消失。

只有这样抱在怀里,才能确定他的存在吧。

“West……你……”被他突然的举动吓了一跳的基尔伯特似乎僵硬了一下,然后努力屈起手臂在两人之间撑开一点距离。他微微仰起头看着自己一手带大的弟弟,表情活像一只受惊的猫咪。
路德维希微微勾起嘴角,声音低沉的在他耳边轻语:“呐,哥哥脸红了哦。”
“这、这是因为酒啦!因为……唔……!”基尔伯特脸上发烫,想要开口争辩却刚好被路德维希“趁虚而入”,堵住了嘴唇。
路德仗着身高差,低头碾压着基尔柔软而干燥的嘴唇,就着他刚刚说话时的口型将舌头探入他的口腔,轻舔着,搅动着。基尔伯特的口中还带着淡淡的啤酒味,路德维希吸吮着那种淡淡的甜味,手上也加大了力量扣住他略显纤瘦的腰。
“唔……嗯……”大概是因为酒精的作用,基尔很快就放弃了挣扎,乖乖的伸出自己的舌头与对方的缠在一起,手臂也勾住了对方的脖子。
两人就这样在无人的街道上拥抱着,亲吻着。飘着小雪的夜晚,安静得让喘息的声音变得无比清晰。只有昏黄的路灯将两人合为一体的影子映在地面上,拉得很长很长。

不知过了多久,路德才终于松开了满脸通红的基尔。基尔无力的靠在他的怀里,手指紧抓着他的衣袖,眼神因为缺氧而弥漫起一层水雾,微张的嘴唇的还带着湿润的水光,正急促的喘息着,努力摄取着氧气。
路德的眼神转移到基尔抓住他手臂的双手上,曾经仗剑的双手现在只剩下苍白,指尖被低温冻得微微泛红……泛红?他皱起眉,语气无奈:“你……没戴手套?”
听到他的问话,基尔这才拉回神志,不好意思地拉了拉围巾,撇开了视线:“呃……出门时忘记了……”
真拿他没办法啊……还是说,是自己太惯着他了?
路德想着,摘下了自己右手的手套递给基尔:“戴上。”
“诶……”基尔有些发愣的接过那只比自己的手大上一号的手套,套在手上,恒定的温度立刻温暖了冻得有些发麻的指尖。

然后。
他的右手握住他的左手。

“这样就不会冷了。”
路德维希说着,拉着他向家的方向走去。
不知道他有没有看到基尔伯特现在的表情。
羞涩的、可爱的、幸福的。

右手边是你的温度,左手边是你的右手。温度从手上传过来,深入血液,顺着血流一直传到心脏,顺便引爆脸上的热度。
这样的温暖,即使在冬夜,也不会感到寒冷吧?

Fin.




那天看到试阅,结果我就一下子血热决定应援了……请……不要嫌弃我好吗……
结尾是实在不知道怎么结束而努力挤出来的,而标题是全文敲完以后随便起的,请……别太介意?OTL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