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普】I Will

继续灰暗……因为我的人生太灰暗了所以写出来的东西也灰暗,这样的结论,还满意吗?
与其说是文,不如说是我自己的一些想法。最近发生了很多事情,也想了很多事情,唯一能得出的结果是我短期内不可能从独普爬走了,所以,其他的爱谁谁。
对不起,最后一次说对不起,哪怕你们看不到。我并没有那种意思,但是没有说清楚造成这种不愉快的情况,都是我的错。我果然还是比较适合一个人默默的嗨……一个人什么的最快乐了!
不小心废话了,文很短,独普Only,请。

XXX

这是一种干燥脱水的橙色压片,看上去和普通的糖果没有什么两样,但是,绝对不可以直接吃下去。

基尔伯特将一片泡腾片投入玻璃杯,看着它在水中渐渐消融。
圆片沉下去,几乎在同时放出大量气泡,并随之上浮,在浮出水面时溶解速度还会加快。附近的水就在这上下之间慢慢染成了橙色,渲染开,形成漂亮的渐变,缓缓加深。
色素一点点遮挡了视线,玻璃杯之后物体所反射的光线,再也无法到达那双红瞳。

基尔伯特觉得自己就像那片泡腾片,起起伏伏却只能感觉自己一点点消失。就算现在把泡腾片捞出来,它也会很快溶解殆尽,更何况他是自己跳进了那杯水,还从未想过要逃离。
那杯水,名为“路德维希”。
溶解只是个时间问题,也许他在很多年以前就应该溶解殆尽,一个什么都不剩的国家,留下的形体又是怎样。
去拜访王耀的时候基尔伯特曾经听那里的人说过这样一句话,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或许把话反过来讲,就可以解释基尔伯特为什么还活着。
因为路德维希还没有允许他死去。
从一百多年前他将王冠献上的那一刻起,甚至从他第一眼见到那孩子开始,他就已经决定了自己的命运。在此之前他拥有自己生命中全部的选择权,抛开一切宗教与王权,他只是个寻求生存的独行骑士。而在此之后,这种权力属于路德维希,他的王。
包括生死。

没有名字,没有领土,没有国民,甚至没有了条.顿时期那群虔诚的骑士。他不是条.顿,不是普.鲁.士,更不是东.德。有时基尔伯特也会想,自己这样究竟算是什么东西。
如果说他的存在是因为路德维希还需要基尔伯特,或者说德.意.志还需要普.鲁.士——哪怕只是一种精神甚至历史——那么,如果有一天,不需要了呢?
当然,只是有时,基尔伯特不喜欢把时间浪费在这种地方,思考这种问题可没有思考哲学那么帅气,他宁愿用这些时间去打游戏。
或者说,他并不想更深地去探究这件事。
——泡腾片消失了,至少溶解在水里。
那么,普.鲁.士消失了,又能有多少留在德.意.志?
基尔伯特从来不畏惧死亡,却害怕被彻底遗忘,尤其是,被路德维希遗忘。
哪怕他觉得自己消失的结局就是被整个世界遗忘。

“哥哥,你在干什么?”路德维希从书房里走出来,看到自家兄长趴在桌前发愣,不禁问道。
“……没什么。”
基尔伯特很庆幸他坐的位置背冲着走廊——路德维希看不见他的表情。
他眨眨眼睛,起身将杯中早已溶解均匀的橙色饮料一饮而尽,然后转头给了弟弟一个大大的微笑。
“已经喝掉了哟,所以中午来做枫糖甜饼吧West!”
“那也不能只吃甜饼……再烤点土豆怎么样?”看到他这幅孩子气的样子,路德维希宠溺地笑了笑,转身进了厨房。不过,要是知道为了给哥哥补充维生素而专门买回家的泡腾片也能惹出这么多问题,他的胃病大概又要犯了吧。

靠在厨房门口,基尔伯特收起了笑容,眼神有几分惆怅,却不再茫然。
已经,这么大了啊。
如果是他,就没有关系了。
他是他的信仰,直到磨灭时光。

我情愿成为你的一部分,如果我们不再分离。
面对着路德维希忙碌的背影,基尔伯特的嘴唇动了动,却没有发出声音。

Fin。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