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宠物拟人】来自大自然的朋友们【多CP】

……对不起我错了,可是标题它真的写不下了OTL
总之,这是一个关系到【宠物拟人】的故事,也就是包括了肥啾、滚滚、熊二郎等等……瞎搞且死蠢,OOC可能,纯属脑抽产物。
【关于CP】主独普、米英、法加、露中、典芬、丁诺冰,其余的,What you get is what you see,脑抽文不接受CP指定谢谢。

以上,不能接受请点叉,谢谢。



【Chapter.1】

今天是难得的休息日,路德维希的胃格外的疼。
他本来打算让哥哥多睡一会儿,做好早餐之后再来叫他起床,可是现在,他不得不提前把他叫起来——唉,天知道如果睡眠不足的话哥哥会不会闹别扭。
“哥哥……哥哥你醒醒……”
“呜……”被叫的人只是哼了一声,“不要……让我再睡一下……”
“真的不行,哥哥你快起来!”
在路德维希坚持不懈的大力摇晃下,基尔伯特不情愿地睁开双眼。他翻过身,揉着眼睛嘟囔着一些类似“West你这肌肉笨蛋昨天还老子那么晚才睡简直累死人了你个抖S”的话,慢吞吞地……僵住了。
他一下子坐起来,指着两人中间,声音颤抖:“West……这……这是什么?!”
路德维希的胃里一阵翻江倒海一般的绞痛:“我也想知道,哥哥。”
——昨晚只有两个人的床上,不知什么时候挤进了一个看上去七八岁的金发男孩,正在呼呼大睡着。

……好吧,就算是他们昨天晚上确实干了点少儿不宜的事,孩子也不可能一夜之间长这么大好吗!
……不对!两个大男人怎么可能生得出来啊喂!
“哥哥,你现在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
“腰有点酸……不对!都说本大爷生不出来了好吗!倒是你,是不是哪个州闹独立啦?”
“怎么可能!哥哥你不是跟柏林他们很熟吗,你什么时侯见过这么个孩子啊!”
“……主人你醒了啊?”正当两人混乱的时候,一个稚嫩的童声插了进来。不知道什么时候那个孩子已经醒了,说这话时,他正扑在基尔伯特身上磨蹭着,蓝色的大眼睛和路德维希小时候还真有几分相似……?

关键词:金发、蓝眼睛、小男孩、主人。

“……你谁啊!”——By.完全陷入混乱的土豆夫妻

XXX

相信我答案绝对不是马修或者加拿大,因为他现在也在苦恼着。
由于透明体质的缘故,马修一直存在于众人的视野之内却游离于众人的视线之外,无论是他那个爱啃汉堡的哥哥还是从小照顾他的亚瑟先生,都会经常无视他。就连关系很好的古巴先生也会把他认错——也许只有弗朗西斯先生能够成功区分他和他的KY哥哥。
总之,综上所述,马修·威廉姆斯,他是一个人住的。
哦……他还养了一只北极熊……叫什么来着,熊几郎?

但是今天早上,马修他起床的时候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他的身边居然躺着一个人!而且不是夜袭的弗朗西斯先生,不是看了恐怖片不敢自己睡的阿尔哥哥,更不是喝多了走错门的亚瑟先生。
是一个陌生人。
等等……陌生人?
马修受惊地从床上跳起来,然后发现原来是一个有着银色长发的陌生青年在他床上睡的正香。

——回忆终了。
“所以说,您为什么会出现在我床上?”马修坐在桌旁,对面的青年正不紧不慢地往面包上抹枫糖浆,动作熟练得跟在自己家似的。
听到马修的声音,他抬起头,茫然地问:“谁?”
“我是马修啊!”马修很头痛,他从早上开始就找不到熊二郎先生,虽然它也不会帮他出什么主意但好歹是个安慰。因此,他只能电话求助场外亲友。
马修拨通了阿尔弗雷德的电话,打算向他那个爱管闲事的哥哥求助——哦,又没人接,他肯定是在亚瑟先生家——那他肯定还没起。

XXX

尽管马修很了解阿尔弗雷德,但他这次却猜错了。
阿尔弗雷德已经起床了,被亚瑟拎起来的。那时他正做着一个美梦,梦中有着无数美味的憨八嘎,亚瑟正温柔的笑着和他一起吃憨八嘎——然后他听到亚瑟拎着他的睡衣领子大吼“阿尔弗雷德你这个脑子被憨八嘎堵了的八嘎给我起来!”。

亚瑟真的很生气,就因为很生气他才会如此失态,阿尔弗雷德那个笨蛋突然过来本来让他很高兴……不对,是让他很困扰!想独立就独立想回来住就回来住算是怎么回事,当他家是后花园吗!更可气的是,那家伙还把他不三不四的朋友也带来了!
那个家伙就在他家的客厅里,顶着一头诡异的蓝色短发,穿着没品的牛仔裤和带有UFO图案的T恤衫,翘着二郎腿吸着不知从哪里拿出来的M字样的可乐的样子跟卧室里那个睡的四仰八叉还说梦话的混小子如出一辙。
还有他说话——
“Hi,嫂子,我是火星人Tony,是阿尔的好碰友。”

……即可修这也太火星了!这家伙根本就是来自王耀家那个犄角旮旯的脑残非主流吧喂!

XXX

说到王耀,他今天也遇到了怪事。
早上,他像往常一样去看滚滚。滚滚今天不知道为什么带上了围巾,还拖着一根形状奇怪、看上去有那么点像水管的竹竿,不过精神却很好,一看见王耀就亲热地蹭了过来。
“早啊,滚滚阿鲁。”王耀笑着拍拍滚滚的头,转身进厨房做早饭去了,没有看到滚滚那心满意足的奇怪笑容。

王耀家的早饭很丰盛,因此食客也很多。

“大哥早。”
“早啊,小香阿鲁。”“”
——这是面瘫的小香。

“哥哥早。”
“早啊,湾儿阿鲁。”
——这是可爱的湾湾。

“耀君早。”
“早啊,小菊阿鲁。”
——这是淡定的宅菊。

“早上好的起源是我!早餐的起源也是我思密达!”
“……”
——这是……精神的勇洙。

电话响了,王耀惊讶的发现这竟然是贝瓦尔德打来的。
“王耀先生,虽然有点突然,不过请问一下,您家的熊猫还好么?”
“滚滚很正常呀,为什么这么问阿鲁?”

正当王耀对贝瓦尔德的问题感到疑惑时,又有人进到饭厅里来了。
“耀哥早阿鲁。”
“早啊……你是谁阿鲁?”
在一屋子人的注视下,穿着黑袖白衫黑裤子的东方少年摸了摸头:“我是滚滚阿鲁。”
“那……刚才院子里那是谁?”湾湾一指门外。
“那是隔壁的伊万·布拉津斯基阿鲁。”滚滚冷静地回答。

XXX

会打电话给王耀,是因为贝瓦尔德也遇到了麻烦。
这本来是一个很普通的早晨,贝瓦尔德像往常一样做好早饭,走出厨房时看到彼得正和一个跟他差不多大的小孩在沙发上玩。
心想可能是隔壁谁家的小孩,贝瓦尔德也没在意,拿起一旁的报纸看了起来,直到去院子里晒被子的提诺慌慌张张地跑进来为止。
“瑞桑不好了,花鸡蛋不见了!”提诺急得都快哭出来了。
“……我在这里呀。”

经贝瓦尔德亲手鉴定,那孩子白色头发的柔软触感和那双黑亮亮的眼睛,绝对是花鸡蛋没错。而据彼得讲,花鸡蛋一早起来就是这个样子了。
经过仔细考虑,贝瓦尔德决定打电话求助王耀,四千岁的仙人应该比较见多识广,家里同样也有动物,说不定会有办法解决。
不过现在……听着电话那头一片混乱,总觉得这是比想象的麻烦。
正想着,他听到远处传来一声惨叫,喊得好像是……

“诺子你不能这样啊啊啊——”

XXX

要说丁马克今天绝对是自作自受——看清楚不是自攻自受谢谢。
他今天起得格外的早,照例在早安吻之后被诺威痛打,然后在诺威去做早饭之后上楼叫艾斯兰起床。
“小冰,起床了!”毫无顾忌地一把推开门,里面的情况却让死蠢如丁马克也不禁愣了一下。
艾斯兰坐在床上,还没有换下睡衣,在他旁边是一名正在打哈欠的黑发年轻人,他两鬓还各有一缕淡金色的头发——嗯,没见过。
于是,丁马克转身大喊:“诺子你快来看,咱家小冰终于长大了,都会带男人回家过夜啦!”
话音刚落,丁马克就被艾斯兰推到楼梯口……踹了下去。

“哦哦,原来你就是那只企鹅啊!你们是日久生情真是太好了,我可以放心地把小冰交给你了,你们一定会像王子和公主那样幸福的生活在一起的——是吧诺子?”
“……我真的不是企鹅。”我们理解你这种槽太多了不知道怎么吐的心情,但很明显这不是重点啊看上去很像企鹅不过大概是个犀鸟的鸟类同学!
艾斯兰正想着要不要用“我可以揍他吗”来征求哥哥的意见,诺威就已经把想法付诸实践了。

伴着穿透力极强的背景音·丁马克的哀号,诺威拍了拍手,转向艾斯兰,“小冰,一会儿把那白痴拖到后院埋了。”

——TBC——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