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普】軍服下的傷痕

題目來自獨普49題。
先放上活動本家的鏈接



……我還是忍不住把49題拖出來毀了Q口Q
不、不怪我!我只是不想第一次寫APH卻去寫自己無愛的CP而已!(……可惡白醬你爲什麽點APH!我本來萌一下就好了,根本不打算寫APH啊嗚嗚嗚……)
……其、其實我覺得可能也沒什麼關係?反正這里根本不會有人看到啊哈哈!……可惡萬一有人看到可怎麼辦!我這種剛考完試腦袋完全空空的狀態到底是怎麼扒出這個完全沒營養東西的!就算我是個廢柴理科生好了,可是我明明好愛獨普的怎麼會這樣!我的作文(你真的當它是作文了嗎……)回到幾年前腦殘到死的水平了嗎!?白醬這都是你的錯你的錯!(你在彆扭個啥……)Q口Q

于……於是以下請……謹慎考慮?不不不你不要點開!T口T

聲明:本文跟一切真實存在的歷史、事件、國家、軍隊、組織、人物、以及等等,毫無關係……不,也許它跟地球這玩意也沒什麼關係,如果一定要扯點什麽的話,也許和某二次元作品的人物有點關係……什麽你說你沒看出來?好吧,那它就和什麽都沒關繫了……(我說你啊!)

…………為啥你還是點開了……爲什麽呢……
………………





No.8.軍服下的傷痕

第一次看到兄長的身體時,路德維希還是個小孩子。
如果不是親眼所見,他也許無法想像兄長那幾乎永遠裹在軍裝下的身體原來是如此的傷痕累累。
是的,和姣好的容貌以及如紅寶石般閃耀的雙眸相比,非常驚人的傷痕。本來就是在陽光不強的地區,又常年包裹在深藍色的軍裝中,略顯蒼白的皮膚上淡粉色的傷痕便顯得非常顯眼。
他無法想像兄長究竟經過了怎樣的艱苦戰鬥,然而每次當他問起,兄長都會露出他那特有的囂張的笑容,回答說一點都不痛。
不痛嗎?
怎麼會不痛呢?
怎麼會呢。
兄長他明明……是很怕痛的啊。之前被盤子燙到的時候也是,還有……
直到那天兄長疲憊的回到家裡,和他打個招呼就直接倒在床上昏睡過去的那天,路德維希才明白了那傷痕的意義。

雖然衣服很乾淨,但怎麼看都像是兄長從戰場上下來以後爲了刻意掩蓋什麽而換上的吧。因為太過擔心而解開兄長的衣服,才發現軍服下果然又多了新的傷口,有些傷口又在傷口下崩裂開來,純白的繃帶之間透出一絲絲血色格外扎眼。路德維希心疼的想要幫兄長換新的繃帶,卻不小心驚動了昏睡中的青年,那雙紅寶石一般的眼睛突然睜開,指尖佈滿厚繭的左手也抓住了正在自己身上動作的小手。
“……哥哥你醒了?”雖然被兄長的突然醒來嚇了一跳,小路德還是很快鎮定下來,兄長他畢竟是個軍人那,即使是睡著了,警惕性還是很強。
“West?”吉爾伯特鬆開了手,撐著身體坐起來,他有些迷茫看看路德手中的繃帶,慢慢的問,“你這是……你怎麼發現的?”
果然,爲了掩飾自己受傷的事實而特地換了衣服,但是朝夕相處的弟弟怎麼會看不出來?
“哥哥……很痛吧。”
“才不會,本大爺好得很!”又是佯裝沒事的笑容,路德只覺得胸口悶悶地疼痛。
“哥哥……不要再打仗了好嗎。”
“哈?West你突然說什麼傻話啊?!”基爾挑起眉毛,一副我聽錯了吧我肯定聽錯了吧的樣子,“啊我知道了,West你一定是太累了說胡話了吧!”
“我沒有!”路德漲紅臉喊了出來,“我不想看到哥哥受傷!只要不打仗哥哥就不會再受傷了不是嗎!受傷的話很痛吧,那就不要再打了啊!”
基爾伯特聞言愣住了,他愣愣的看著路德,金髮的孩子漲紅了臉,天空一般蔚藍色的清澈眼睛閃動著水光,然後像雨水一樣滑落。他手裡緊緊的攥著那卷繃帶,倔強的用手背抹抹臉上的水痕,眼神認真。
“本大爺啊,只要是爲了保護West,受再多的傷也沒有關係。”然後他笑了,伸手揉了揉弟弟柔軟的金髮,“West,這些傷痕比勳章什麽的可都要寶貴的多呢。”
比任何勳章任何獎賞都更加來之不易更加寶貴,這是保護你的證明,保護最愛的你。

兄長身上究竟有多少傷痕呢。路德維希不清楚,大概連基爾伯特他自己也不清楚。
很多很多年以後,遍體鱗傷的基爾伯特離開了最愛的弟弟,被帶到了那個很冷很冷的地方。
又過了很多很多年以後,他們重逢的時候,除了體無完膚,大概沒有什麽次能夠形容他的狀況。當兄長倒在自己懷裡的那一刹那,路德維希幾乎以為他會在下一秒化作塵埃,永遠的消失在自己面前。

……如果是那樣的話,他大概一輩子也不會原諒自己。

午夜夢回,從許久之前的記憶中清醒過來的路德維希早已不是那個小小的、需要保護的孩子。他平靜了一下自己的呼吸,微微偏頭看向身邊。
兄長還在他身邊,他背對著他,銀色的髮絲之下,被子之上,裸露出來的肩膀佈滿了傷痕,儘管他們已經隨著時間變得並不很明顯,但又有誰能保證,那些癒合的傷口真的一點都不痛?
路德輕歎了一聲,翻身將兄長摟進懷裡。被子下兩人赤裸的皮膚緊貼在一起,甚至能感覺到傷疤與附近皮膚不同的觸感。每次感受到這一點的時候他都會覺得心中悶悶地疼痛著,後來他知道那是一種負罪感,看到心愛的人為自己受傷時的心痛。
金髮的青年心滿意足的感受著懷中略高的溫度,現在他已經長大了,他已經可以保護他,讓他身上的傷痕不再增加。
在很久很久以前,他下定決心,無論如何也要將他奪回來,然後一輩子也不放手。
在更遠的很久很久以前,他還是個孩子的時候,他就盼望著有一天他可以從被保護者變成一個保護者,這樣他就可以保護他的兄長不再受到任何傷害。
現在他終於如願以償了,兄長就在他的身邊,他的懷裡。他們在一起,再也沒有人能夠分開他們。

Fin.




我、我我、我覺得我最近寫東西越來越少女越來越糟糕而且越來越OOC是怎麼回事!Q口Q
冰小雨說她在這篇中看到了很多可以進展為工口擦邊球的地方……可是我自己一點感覺都沒有好嗎!冰小雨你不要看我寫什麽都往糟糕的地方想好嗎!(雖然我知道你的大腦回路真的很糟糕就是了……)
這篇真的很OOC,而且我覺得它OOC得很徹底……其實我覺得小路德應該是很內斂的類型?所以中間那個哭出來是怎麼回事!果然是我自己腦死亡病發了吧!果然是吧!
相對來講基爾的走形不是很厲害……?大概是因為……對他的描寫很少!?最近真的好枯竭……(淚目)
好吧,其實這東西唯一一個正面用途是治愈了冰小雨和阿秋……她們今天中午在實驗樓四樓走廊盡頭一邊看一邊發出詭異的笑聲|||||||我應該說幸好那裡平時沒人去是嗎……不然的話她們會被當成神經病處理掉……?
於是就這樣?枯竭的爬去扒拉給小白的生日賀文……雙伊工口(子分攻|||||)……目前它只開了一個頭而且還是阿普出來打醬油的部份||||||||這、這簡直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啊……(45度經典望天狀)

留言

No title

TT^TT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只有独普的集合站
我以后就插旗、驻站,蹲这里守着【内牛满面】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