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普】弥漫的故乡风味


总是因为一些个人原因而拖延,真的……非常抱歉。
如果讨厌我的话……请不要勉强。我也知道自己蛮灰暗也蛮任性的……我只能写出自己想要表达的东西而不能专门去讨人欢心,service什么的……我真的不行。
这种脑残短文……如果被讨厌的话真的是我活该呢……(蹲)

于是这篇真正的标题是美食巡回展……?OTL
独立短篇,吐槽向,Neta有。

No.20.弥漫的故乡风味

弗朗西斯曾经这样评论路德维希的厨艺――“简直就是地狱里的厨师,厨艺词典里只有白煮和烧烤。”
这么说显然是不负责任的,因为他没有考虑到海峡那边的亚瑟·柯克兰先生。当然,他没有考虑到的要原因很可能是因为害怕不列天的魔法或者司康饼――貌似后者的可能性比较大。

“……本大爷宁可下地狱。”基尔伯特嘟囔着,低头继续跟手里的脆皮猪肘作战。外焦里嫩的烤猪肘刷上酱汁,吃到嘴里酥脆可口,再配上一大杯白啤酒,那就是极品啊~~~更重要的是绝对管饱,就像家里的汽车,不去死抠内饰,但质量有保障。
“哥哥你又嘟囔什么呢。”路德维希端着蛋糕从厨房走出来――弟控先生的生活之所以如此美好,完全是因为他有这么一个出得厅堂入得厨房的好弟弟。当然,曾经有人认为应该再加上一条“上得睡床”,但即便不考虑被弟弟下克上的傲娇情绪――这点在上文提到的亚瑟·柯克兰先生身上体现得比较明显――以基尔伯特的骄傲也绝对不会承认自己是下面的那个,尽管他在上面的时候被称作骑乘位。综上所述,我们还是先不看最后这条附加项目比较好。
一般来讲,贝什米特家的家事都是弟弟一手包办的,其范围包括了洗衣做饭打扫房间维修家电等等众多项目,而哥哥基本上只负责溜溜宠物,比如他的肥啾小队或者家里的三只大狗。
这倒不是因为基尔伯特不会做家务,但他确实是没那个耐心。
比如说面前这个黑森林蛋糕,基尔伯特会比较倾向于直接把樱桃奶油巧克力碎打在一起用蛋糕胚蘸着吃――对于这个常年在战场啃干粮的家伙,食物的标准是能吃,外观不是重点。
他懒得做,路德维希也就不让他去做,他比较倾向于帮哥哥处理所有事物。虽然名义上基尔伯特在政府里也是有工作的人,实际上等到办公室门一关,干活的还是路德维希,基尔伯特也就是打开电脑扫扫雷或者打打僵尸。

这样做的目的何在?据路德维希远在日.本的好友讲,因为嫌弃伊万家只种向日葵不种土豆以至于把哥哥养瘦了的错误路线,从上世纪90年代起,路德维希就一直致力于哥哥育成计划,只不过由于某些客观原因的影响,跟啤酒土豆烤香肠的消耗量成正比的不是目标数据“基尔伯特的体重”,而是“好感值”和“弟控指数”。
“这样下去,全CG达成指日可待啊!”说这话时,他远在日.本的好友手中紧握照相机,眼中放出期盼的光芒。
……这事情似乎出现了微妙的偏差,嗯?

“弗朗西斯那家伙,他绝对是跟粗眉毛呆的太久味觉出问题了,阿西做的饭明明这么好吃的!地狱的饭要是有这么好吃,下地狱也值得啊!”
基尔伯特一边大发感慨一边把蛋糕送进嘴里,不过对于这个重症弟控来讲,只要有弟弟、啤酒、土豆和香肠,哪里都是天堂吧!
“哥哥你吃饭的时候别说话,奶油都沾到脸上了。”坐在他对面的路德维希不禁提醒他。
“啊?哪里?”基尔伯特抬手去擦,却忘了自己手上本来就沾着奶油,这一擦不要紧,脸上的奶油更多了,整一花猫。最后他只得放弃,用一种求助的眼神看着弟弟。
叹了一口气,路德维希站起身,隔着桌子弯下腰,抬起基尔伯特的下巴,把他脸上的奶油一点点舔掉。
德.国特产的黑森林蛋糕,酸甜可口的味道。
家的味道。

Fin.


Neta:
1、“德.国.人是地狱里的厨师,他们的厨艺词典里只有白煮和烧烤。”这句话是从书上看到的……确实是法.国.人说的哟。
2、脆皮猪肘、黑森林蛋糕均为德国当地的特色食物。
3、白啤酒是一种和脆皮猪肘一样产自巴.伐.利.亚地区的啤酒。
4、伊万家只种向日葵不种土豆――绝对不要信,伊万只是在西.伯.利.亚种了玉米而已。
5、蛋糕胚蘸奶油直接吃――在德.国留学的朋友告诉我。他们在家里就是这么吃,吃多少奶油可以自己加= =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