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普】38度半的體溫

來吧,我是來補償IP君的(求你了穿個馬甲吧,不行我借你一個……?),今天運動會太累回家不小心睡著了,很艱難的把這篇原本很零碎的草稿改出來……雖然它沒誠意的短的驚人,但趕上就是奇跡。
此篇跟連載沒有任何關係,些微EG和吐槽注意。

No.41.38度半的體溫

嘿,38度半是什麽概念?
攝氏38.5°,算不上燙手卻遠遠高於正常體溫,足以讓水銀柱沖過指示點一格半,在流行病高發時絕對會被拖走隔離的溫度。
由於剛回家的那陣基爾伯特的體溫經常飚過40度,所以他對此滿不在乎。38度半足以支撐他跑到羅德理赫家襲擊小少爺的呆毛,雖然會有點頭暈——切,挨男人婆一下平底鍋攻擊,頭暈程度跟體溫壓根就沒關係!
……以上僅代表基爾伯特的個人看法,根路德維希也沒什麼關係。

實際上路德維希為此胃痛不已,看到體溫計的讀數,他根本沒辦法相信基爾伯特所謂的“本大爺很健康!每天都帥的像小鳥一樣咳咳咳……”,或者說這樣的辯白信了才有鬼吧喂!
作為一個從小跟著基爾伯特長大的孩子,路德維希深知兄長厭惡受傷卻習慣忍耐痛苦。在遙遠的童年,他被深夜響起的聲音吵醒,躡手躡腳的靠近兄長的房間,卻發現他的兄長正坐在床上。他背沖著虛掩的門,結實而纖長肌肉使他的肩膀看起來很寬,腰卻意外的細,粉紅色的新鮮傷痕像一條條蛀蟲蠶食著略微蒼白的皮膚。一旁亂七八糟的堆著一團換下的繃帶,血的顏色早已氧化成沉重的漆黑。
就是這樣,白天裝作什麽事情也沒有,就像一匹孤狼,只有在獨處的時候才會舔舐傷口。
所以說,他現在也在裝,確定決定以及肯定。

抱定了“哥哥身體不好要好好保養”的念頭,路德維希充分發揮了他的保姆屬性,不止工作家務一手包辦,還附加全日制隨叫隨到——當然基爾伯特並沒有這麼干,被弟弟當病人對待就已經夠丟臉了,在這麼做讓他帥的像小鳥一樣的好哥哥形象怎麼辦——什麽你說根本沒這回事?!
甚至……嗯,他們在新婚之夜也什麽都沒幹。
“路·德·維·希!你們兩個昨天是怎麼回事!”伊莉莎白憤怒了,“我可是很期待你把基爾那笨蛋【嗶——】完再【嗶——】然後【嗶】的呀!你知不知道你們浪費了我多少攝像頭!”
“伊莎你……我要用鋼琴表達我現在的感想。”因攔不住伊莉莎白而無可奈何的羅德理赫直奔鋼琴而去。
哦,天可憐見,這位全世界801的領頭人,從小立志沿著腐女之路越走越遠的伊莉莎白小姐為這對笨蛋的新婚準備了多久,禮服、會場甚至是臥室攝像頭的擺放花了她多少心血,可這倆笨蛋竟然什麽都沒幹!
這麼多攝像頭可不是用來拍你們換好睡衣安穩睡到大天亮的好嗎!
“那是因為哥哥的身體情況……不對伊莉莎白你什麼時候裝了那種東西的!”
今天的路德維希,依然胃很痛。

這跟處【嗶】什麽的沒關係,雖然路德維希只看過5本純愛小說,但不代表他沒看過聖誕老人送來的那箱書。讓攝像頭只拍到一些清水鏡頭的原因,絕對只是因為基爾伯特的身體問題……
……嗯?真的?
好吧,或許還有一個原因,那就是,已經足夠安心。
有些令人擔心的略高的體溫,卻已經遠遠好過身旁空無一人的冰冷。還要奢求些什麽呢?
只要兩個人在一起,就僅僅是在一起也已經足夠吧?

“阿西,這是這個月的財政報表。”基爾伯特的聲音把路德維希的思緒從回憶中拉回,他抬起頭,看到基爾伯特正把一摞資料放到他的桌上,“托阿爾弗雷德那個白癡的福,這個月的赤字可真厲害。”
比起一開始的昏昏沉沉,現在的基爾伯特已經可以說是活力滿滿,儘管體溫略高,雖然偶爾也會生點小病,也算是身體狀況回歸正常。
他們可以在一間辦公室里工作,一起去出席會議,令人安心的溫度永遠都在身邊,觸手可及。
有什麽不夠?

38度半的體溫,確定你在我身邊的微熱溫度。

Fin.


於是小小的做個調查,各位對架空的接受度有多少……
嗯,獨普主打(不拆不逆)架空連載,人造人主題,有角色捏造(阿勃啦),可能涉及到奧洪、親子分、白露、法英、米加(也可能是米英、法加?),努力保證人物性格不變,可能歡樂可能微虐,速度排除考試情況可以保證一周兩三千字……這樣的。
我考慮很久了,總覺得架空有難度人物性格不好掌握(特別是對我這種廢柴來說),但這個計畫我真的比較有愛所以一直沒有砍……再加上稍稍受了點刺激……我想試試看。
……會很雷嗎?= =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