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普】斑駁不堪的墻沿

反省中……正文依然收裏面。

(奇怪爲什麽在自己家還要收裏面啊?囧)


No.27.斑駁不堪的墻沿

『今天也什麼都沒吃呢,你想把自己餓死嗎?』
他默默的擡眼看了一眼面前那個高大的男人。
『快成為我的夥伴吧,不過即使這樣也不會放你去找他喔~~』
撥弄著他頭髮的大手缺乏那個人的溫度。
『餓死也不行哦~~』
反抗不能。

伊萬每天都會派人送飯給他,可他從來沒有吃過,或者說吃一點也會吐出來。
不是抗拒,只是身體無法承受而已。
還好……不是人類……呢。
雖然是這麼說,但是身體還是一天一天虛弱下去。
他時常陷入半睡半醒之間,於是那些過往便如走馬燈一般在眼前一一閃過。

幼年時跟隨所.羅.門和聖.約.翰他們一起投入戰爭,在戰火的洗禮中學會如何生存。
(所.羅.門哥哥早已不在,聖.約.翰哥哥又在哪裡。)
兒時的他曾經和伊莉莎白打打鬧鬧,也曾被菲利克斯和托裏斯抓回家做幫工。
(他們三個現在也已經在伊萬手裏。)
直到與勃.蘭.登.堡合併,他才得到了“王國”的身份。
(得到身份的只有他一個,並肩而行的少年已經不見、)
跟弗朗西斯、安東尼奧組團去扯羅德裡赫的呆毛。
(他們現在……總比自己好些吧。)
包括和腓.特.烈一起度過的,那些輝煌的、快樂的日子。
(然而親父終究把他一個人留在了無憂宮。)

還有……
鏡宮裡,他親手將王冠戴在他的金髮之上。

West……

(好想再見他一面,哪怕一眼也好。)

『喲,你還是這樣呀?』
伊萬的聲音永遠充滿笑意,也永遠缺乏溫度。無論怎樣微笑,也沒有人認為他真的開心。
他說了什麼,還說了什麼。伊萬說了很多,可是他聽不清。
時間就這樣在黑暗中安靜的度過。伊萬有時會來找他說話,然而更多時候他只是把他關在這裡而已,僅此而已。
起初每天都有人來送飯,後來不知道是因為他不吃而放棄了,還是忘記了,乾脆沒有人再來理他。
一直伏在地上,骨頭像被抽掉了一樣,全身沒有一點力氣。於是他乾脆閉上眼睛——反正在黑暗中什麼也看不見。
然而眼前不斷閃過那孩子的臉。他的表情大多數時候是沈靜的,有時也會無措,會羞澀的微笑,也會委屈的鼓著臉忍住不哭,後來甚至學會了板著臉教訓他。

他努力撐起身體,移向牆邊。

(還不能死……至少在見到他之前……)

路德維希打開門,屋裡漆黑一片。
借著門外的光,他看到了縮在墻邊的基爾伯特。
他似乎睡著了,蒼白的睡顏似乎還帶著一點點病態的感覺,但是很安靜。
路德維希蹲下來想要抱起他,無意中看到他身邊的墻上好像有些什麽,暗色的痕跡在灰白的墻上斑斑駁駁。
潦草卻深刻的痕跡。

(West……Ich Liebe Dich……)

他扳開基爾伯特的左手,一塊石頭從指間滾落。
石頭的一角已經磨平。
到底要多久,才能磨平棱角,在墻上刻下字跡。被石頭的邊角劃破的手指流出鮮血,將墻壁染紅,再漸漸變成深沈的黑色。
路德維希握住基爾伯特傷痕累累的手,放在唇邊輕輕舔舐著上面已經幹涸的血跡。
『我也是。』
混雜塵埃的鐵銹味在口中擴散,他抱緊基爾伯特,在他耳邊喃喃的說。

Fin.

回頭看一下,但從文章角度來說還是一開始做的普滅設定更好一點,但是我……下不去手|||||||||||
好吧我真的很廢啊= =
這篇中間有少量的捏造(三.大.騎.士.團、勃.蘭.登.堡)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